第二世(下)_薇薇Ann_新浪博客

发布日期:2019-08-09 22:1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据了解,船营区推出“3331”培选模式,即“3+”模式优化人选产生方式,以“民主+非定向”方式,“分门别类”建立正乡局级后备干部库;以“等额+定向”方式,“有的放矢”建立副局级后备干部库;以“选拔+考察”方式,“不拘一格”建立“两高一低”人才库和优秀年轻人才库。

  “很好,任荏,你果然有办法,这个李仁华给了你很多内幕。”总编拿着任荏关于李仁华专访的稿子说。回到位子上,喘了一口气,桌上有束刚送来的花,署名Alex约任荏晚上吃饭。任荏打开车门示意梁佑铭上车,梁佑铭带着奇怪的眼神坐进车里。一关上门,任荏的车立即冲出了停车场,一直不停地开,一句话也不说,音响里放着莫文蔚的歌,梁佑铭有些不安,时不时看任荏。在接近去珠海的高速公路的高架桥附近,任荏把车停了下来,在一片望不到边的绿地面前,她从车里出来狠狠地关上车门。梁佑铭也从车里出来,他看着这个女子,一时间有点陌生,想开口说话,任荏突然转过头。“梁佑铭,你看清楚了,我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任荏了,这一点想必你也有所耳闻,不要再跟我提以前,我没有过去,也不需要,不要再来找我。”说完任荏拉开车门,梁佑铭跑过去拉住车门。“任荏,我知道,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,我也知道你不会原谅我,我只想再见见你。这么多年,我很想你。”“可我不想见你,你再来找我别怪我不客气,我只当我的生命只有这三年,以前的一切已经死了。”

  “今天不用陪老公啊。”任荏坐在地毯上啃着苹果问宝仪。“你别这么说嘛,我哪有因为他忽略过你啊,宝仪从沙发上侧下身子来捏任荏的鼻子。“呵呵,好痛啊。”“看你还敢乱说。”“哦,对了,你跟我来,际中前些天寄了个专递过来,是个建筑模型。”宝仪进到任荏的房间,床边的木架子上放着一个模型。“呵呵,他到是有心,每次有什么新的作品,你总是第一个欣赏者。”“给点意见嘛。”“你们两个一直打着友情牌,不知道怎么想的。”“我是说要你对这个模型给点意见,你说什么呢。我们俩只是好朋友,或许是境界太高了,忘记了人性的本我了。”“说不过你,哎,又多了几瓶香水了啊。”“是啊,你慢慢看,我去看看鱼片粥好了没。”宝仪一瓶一瓶地看,有一瓶透明瓶身,火红瓶盖的特别引起宝仪的注意,Givenchy的Five in ice 忍不住好奇,找开瓶盖闻闻,微微带酸,有一种冰冷到热情的温暖味道,好像似曾相熟,哪里闻到过?哪里?突然宝仪想起来居朋的衬衫上有这种味道。“怎么了,看中我哪瓶香水了?”任荏侧着身靠在门柜上看着宝仪。宝仪一惊,回头时的眼神有些飘忽,“哦,这瓶香水挺漂亮的。”吃完鱼片粥,宝仪借口说有些不舒服早点回去了。回到家,居朋还没有回来,香水味,www.27038.com。任荏的香水味,应该不会的,不会的。

  工作需要,任荏找居朋要一些资料,照约好的时间,任荏去了居朋的办公室。居朋的秘书是一个二十五六的年轻小姐,姓白,是种弱不禁风又媚态百生的女子,她带着任荏进了居朋的办公室,转身出去的时候带给任荏一种冰冷之后热情的温暖味道。拿完资料,任荏照例嘱咐居朋,“有空多陪陪宝仪,要个我不会放过你。”晚上临睡前,际中打电话过来。“喂,我的设计通过初审了。”“是嘛,恭喜你啊,要请客哦。”“没问题,柬埔寨一行的费用我全包了。”“呵呵,你真懂我。”“最近怎么样啊,吃饭钱够不够啊…….”“‘不够就过来,我养你’是吧,呵呵,暂时还能自立。”“我,今天早上去看小韧了,她越来越像你了。”“是嘛。”“有空回来看看她吧。”任荏一时不知该怎么说,转身的时候,不小心打到了香水瓶,那瓶Givenchy掉在地上,碎了,涌出一股味道。“怎么了,什么东西打碎了?”“没什么,一瓶香水。”任荏边说边蹲下身子去拾玻璃片,这种味道,微微带酸,从冰冷到热情,好熟悉,白小姐,居朋的秘书,居朋那天闪烁的眼神,宝仪那天飘忽的眼神…….“任荏,没事吧。”“哦,没什么,没什么。”

  放在任荏面前的是私人侦探照的照片,陈居朋和他的白小姐一起出入各种场合的照片,包括私人约会还有在白小姐楼下吻别的照片。原来如此,陈居朋真是一个天生的戏子。而宝仪,至今全然不知道,她甚至还错以为居朋身上的香水味来自任荏。真相是那样刺眼,可以的话,不如在谎言里一生一世,尤其是让人信奉的谎言。如果一个人为之生存的信仰瞬间崩塌,结果只会是生不如死,白走一遭,任荏不想让任何人打破宝仪幸福的样子。“际中,是我。”“怎么白天找我,吃饭钱不够啦。”“际中,我有事跟你说,你现在方便吗?”“方便啊,工作室只有我一个人。”“际中,我从来没有求过你,但今天有件事你一定要帮我。”“什么事,你说?”“我会负全责的,只要你帮我。”“到底什么事啊,你说啊,我能帮一定帮你。”“我要你,帮我杀一个人。”……

  居朋去了上海开会,宝仪有点闲着无聊,打电话到任荏的报社,被告知任荏休了大假去上海。这么巧?上海,任荏三年没有回去的地方。宝仪打电话给任荏,希望得到一个让自己放心的理由。“怎么一声不响去了上海了。”“哦,际中有个记者会,我去捧场,要不要替你回家看看。”“不用了,我现在有事,先不说了.”宝仪心乱如麻,任荏不会这样对我的。“际中。”任荏敲开际中的门。“任荏,怎么不告诉我你今天过来,我可以去机场接你。”“没事,我也正好重温一下上海的样子。”“坐啊,呵呵,也没收拾,乱得很。”“习惯了,要是哪天这儿干净了就有问题了。”“呵呵,也是。”“际中,我上次说的事你准备地怎么样了。”“准备好了,任荏,想收手还来的及。”“不用考虑了。”“任荏,你会有烦的,有这个必要吗?”“际中,我自己知道。”三天以后,上海到杭州的高速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,初步检查出事原因是刹车和方向盘出了问题。死者名叫陈居朋,这车是他租来准备开去杭州老家的。“任荏,结束了。”“际中,陪我回趟枫桥吧。”“好。”在母亲的墓前,任荏显得很平静。“妈妈,我来看你了,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有机会来看你,我刚做了件大事,不知道是错还是对,妈妈,我只是不想让任何人伤害宝仪……你放心吧,我很坚强,我不怕,我知道你会一直陪着我。”

  宝仪得知居朋出了车祸身亡的消息,犹如睛天霹雳,几天下来,不出门、不吃饭、不见任何人。保险公司打来电话说:“陈先生生前有一份二十万的保险,受益人是您,我们会研究完具体问题后给你回复。”宝仪摔掉电话,“不要给我保险金,给我居朋,把居朋还给我。”一个星期以后,保险公司来电话,“陈太太,关于您先生的保单有点问题,车辆出租公司方面检查出方向盘和刹车是被做了手脚,所以是否属于意外还在讨论之中…….听完电话,宝仪立即穿好衣服直奔任荏住处。“任荏,你告诉我,居朋平时有什么仇人?”“怎么这么问,他人这么好,怎么会有仇人呢?”“车子被人动了手脚,居朋是被谋杀的。”“是吗?那也不应该来问我啊。”“任荏,你不用瞒我了,那几天你们应该在一起吧。”“宝仪,你怎么这么说呢?”“其实我早有感觉了,因为那个人是你,所以我自己也不愿意相信,可是居朋他现在是被人谋杀的,你难道希望他死得不明不白吗?”“宝仪,是我做的。”“你?怎么可能,为什么?”“宝仪,我嫉妒你的幸福,居朋他是个好男人,他一直不肯背叛你,所以我杀了他。”宝仪呆住了,楞楞地站在原地好久,突然抓住任荏的手臂。“你是疯子!”“对不起,宝仪。”“你不要对我说‘对不起’,对不起有什么用,你把居朋还给我。”“他已经死了。”“我不想再看见你。”宝仪夺门而出的时候。傍晚的时候,深圳某个住宅楼的八楼跃下一个女子,她的身体最后落在人行道和慢车道的交界,尸体完整,那张脸,不沾风尘。第二天深圳的许多报纸上都刊登了关于任荏跳楼身亡的消息,关于死因,众说纷纭。死者没有留下一个字一句话,带走自己所有的感情。

  第8分钟,阿扎尔禁区左侧连续两脚射门都被对方挡出,随即威廉又在禁区左侧右脚抽射,皮球碰到对方球员身上弹起稍稍高出横梁;

  该案引起了海南省公安厅领导的高度重视,副厅长张兆腾多次听取案侦工作汇报。11月17日,海南省公安厅经济犯罪侦查总队总队长陈敏建经过对该案的分析,认为抓捕时机成熟。该总队与相关部门密切配合,集中20余名警力,兵分三路展开抓捕行动,在海口地区成功将主要犯罪嫌疑人陈某妹、林某香、郑某抓获。

  在殡仪馆里,宝仪遇到了际中,际中对宝仪说:“节哀。”“节谁的哀?”“两个都节吧,任荏换居朋,还不是两个都死了。”宝仪突然抬头看际中,“你知道些什么?”“有些事是任荏的心愿,我理当完成她的意思,所以我不会亲口告诉你。”际中从口袋里拿出一卷答录机的录音带给宝仪。“我要你,帮我杀一个人。”“啊,你别吓我,那个梁佑铭又缠你啊?”“不是,我要你帮我杀,陈居朋。”“什么?宝仪的老公,为什么?”“他和他的秘书在一起,他背叛宝仪,我不能让宝仪知道真相,没有人可以伤害宝仪。”“可是如果他死了,宝仪也一定会受伤害的。”“知道一个自己绝对相信的人背叛自己比知道他死了更痛苦,我不能让宝仪和我一样绝望,居朋必须死。”“任荏,可能宝仪不这么想呢?”“际中,我知道你跟家里脱了关系是为什么,我也知道你不想沾那些事,但你一定要帮我,我会付全责,下星期居朋会去上海开会,你找些人做了他。”“任荏。”“我也会回上海,际中,我也有很多事要做。”“如果宝仪知道居朋的死是你做的怎么办?”“她迟早会知道的。”“她会恨你的。”“那就把我的命还给她,本来就是她给的。”

  宝仪和际中一起把任荏的骨灰带到了枫桥,那个任荏一直想要回去的地方。任荏终于可以完完全全回到她一直想要回来的地方。“任荏,其实每个人保护自己的方式都不同…”宝仪在墓前缓缓在心里说。回到上海之后,他们去了孤儿院看小韧,小韧看到际中很高兴,“干爹,你很久没来了。”“小韧乖,干爹最近很忙。”“干爹,几星期前有个好漂亮的阿姨来看我,她说她是你的朋友,她对我可好了,带我出去玩,还买了好多衣服给我。”“一个阿姨?”“是啊,我有照片,看。”宝仪接过照片,在摩天伦下面,任荏和小韧开心地笑着,太阳照在她们脸上,泛满幸福的光芒。“小韧,她是你…….”宝仪忍不住开口说。“她是你干爹的好朋友,是关心你的人,比干爹还疼你。”际中打断宝仪的话。“小韧,跟我们回家好吗?以后阿姨来照顾你。”宝仪蹲下来拉住小韧的手。小韧的眼神有点迷惑,扭过头来看着际中。际中冲小韧点点头。小韧又看看宝仪,点点头。拉着小韧的手走出孤儿院的门,宝仪突然感觉到任荏的体温,她的手也是这样的柔软而带一点点凉。任荏。我会好好地养大小韧的,她会坚强的,我们都会一直陪在她身边。

  谨以次作为grey-sight郑重交给我的女孩儿的命运,有些残忍,但是人生只此一次,不可重复,所以没有后顾之忧。